这一封寄语,送给那位暂时未挺进大厂的朋友

今天,聊点别的。

有个关注公众号的朋友私底下咨询:

因为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了某大厂面试机会,很努力的刷题准备面试,结果因为项目缩招(本来已经进了)被刷了。

要命的是,本来已经过五关斩六将要进了,结果因为一点场外因素被pass了,心态崩了。

其实以往并没有这么强烈要进大厂的念头,所以对在哪里工作看的很淡,结果有机会进大厂却因为其他原因没进,心里非常难受。

希望能开导一下。

看到这个问题,我想起以前的一件事,虽然和这位朋友的情况不一样,但还是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故事,三个名额第四名的故事。

共勉之。

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很重要的物理竞赛选拔考试,我是全校第四名,理论高分飘过然后实验部分莫名考砸掉到了第四名。拿到这个名次自然很不甘心,但是想想往年代表学校参加竞赛都有至少四个名额,暗暗下了决心进了校队到省比赛再证明。

心里的想法还没捂热乎,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电话里老师很为难地告诉我今年校队只有三个名额了,我就以一名之差落选了。

与我失之交臂的除了物理竞赛,还有可能的名校的保送名额。

也就是说我如果多做对一道选择题,审题再仔细一点,考前一晚早睡半个小时,甚至早上别吃那个让我有点犯恶心的油乎乎的糖糕,也许我都可以获得三名,跻身校队,在高考中只要考到一本分数线,就可以进入心仪的名校。

我自认并不热爱物理,但名校光环加持下依然让人动心,拿到保送名额后差不多半年的悠闲时光让人动心。

谁又能抵御这种动心呢?偷得浮生半日闲已足可令人满足,更何况半年多安安稳稳的幸福。

所以可惜了我的四名,让这幸运女神没有眷顾我。

恨吗?恼吗?悔吗?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后来的半年我很努力的学习,不管怎样高考总要参加吧。我终究是幸运的,高考还是中了我的志愿,去了心仪的院校。

但我的心愿呢?我起五更睡半夜刷竞赛题想参加的省赛呢?

直到现在我还在想象我的另一种可能——在这种可能如宇宙尘埃被引力抛起然后消失于不可见之前——如果这般这般。

现实的情况是,我现在过得也还好,专业也正好赶上了潮流,如果这般渐渐变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向左向右?更好更差?谁知道呢?这是我对所有平行世界里的我的命运的最终评语。

我想说的,除了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的古老道理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我切身体会到的启示。

我到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和我在毕业典礼结束后下午寄行李回家的感触是一样的。

那就是:

这一切没我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我害怕的那么糟;

它既不会保你荣华富贵,也不会苛你责你轻你贱你;

既不值得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却又值得为之奋斗。

你是如何的人,你终究还是如何的人。

对于进大厂的所有执念,无外乎如我竞赛名落孙山只一名的悔恨、不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懊恼,和担心别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急切,这我都能理解。

但有个道理要你明白,你脱颖而出的成绩是真的,你一路上的坚持和奋斗是真的,纵然这次没了机会,下次、下下次依旧还有,就算这辈子都走了背字,你也可以是挺直腰板拍着胸脯说我奋斗过我努力过的问心无悔的人。

我想我们都一样,在某一刻会有这样的顿悟,原来前十几年的勤奋和努力已经差不多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这是自己无可计量的、不会消失的真正财富。

所有为自己梦想努力过的人也会理解,成功需要一点点运气,但汗水一定会让你更强大。

不爱给人灌鸡汤,但是看到这个问题,真的真的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

加油啊!

觉得本文有用,请转发、点赞或点击“在看”

聚焦技术与人文,分享干货,共同成长

更多内容请关注“数据与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