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值得过吗?

【人间值得过吗?】

这两年有句话挺火的,叫人间不值得。

不管人间值不值得,每多一点理想,就多一份值得。

人生值得过吗?

我想这取决于生活者。

这是我的主题。

【人间值得】

我们所有人的心底都有一个角落,对事物的终极看法在那里发挥作用并潜移默化影响着我们自身。

让我们一起试着探索内心深处,看一看能否在最深处找到与问题有关的什么答案。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生而乐观,永远对生活充满激情。

如果这样的心情可以永远保持当然很好,可惜这样的性格并不能普遍化。

没有明确的真理清晰地证明人生值得过,我们也无法使乐观的心态普遍化。

在乐观主义的人生观点面前,悲观主义的观点总是存在,并不断对它们加以反驳。

对于同一个健康的人来说,人生经常是今天阳光灿烂,而明天枯燥无味,这和心情有关。

有时候也取决于生活者。

让我们直奔核心问题,

这个有风有水、日升月落的实体世界是一种绝对的且最终是以神圣的目的建立的事物。

我们假设一种不可见的精神秩序存在,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更容易重新觉得人生更值得过。

在人的本性中包括一种根深蒂固的自然主义和唯物主义思想,它只承认实际可感知的事实。

抛开其他已经确定的事情,有一件事情我们是清楚的:

我们目前自然认知的世界被包围在“某种”更大的世界之中,对于它的其余部分我们目前没有任何正面的了解。

在无法获得实实在在的证据之前,我们只能做出假设,而且必须等待证明我们的信念的证据。

换句话说,持有中立的态度,这是一个足够安全的立场。

如果一个人对未知的事情漠不关心,同时对其也没有任何重要的诉求,其生与死与未知世界所包含的事物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采取中立并拒绝相信二者中的任何一个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是,不幸的是,中立不仅有内在的困难性,而且有外在的不可实现性。

通常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是符合实际且重要的。

这是因为,如同心理学家们告诉我们的那样,相信和怀疑是贯穿一生的生活态度,这涉及我们自身的行为方式。

举个例子,

我们怀疑或拒绝相信某一件事存在的唯一方法是继续行动,如同它“不存在” 一样。

上一句话再认真读一遍。

比如,如果我怀疑我的读者不值得我信任,那么我的想法都不会告诉你们,就像你们永远不知道或者已经知道了它们一样。

如果我不相信我自己是可以改变的,我只能通过不再做出特别的行为,如同我永远不能进步一样,来表达我的拒绝。

你们可以看到,在人生中必然有一种情况,就是不行动是一种行动而且必须算作一种行动,也必然有不赞成就是实际上反对的情况。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严格和一贯的中立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

严格和一贯的中立既然是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基于内在兴趣就被证明具有足够的预见性。

这个道理适用于你和我。

也许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如果我们能够确定我们的勇敢和忍耐会在不可见的精神世界中的某处结出果实,

那么当下看似不顺当的人生就会看似很值得过。

但是假设我们不确定,

那么能否这样说,对这样的世界的最起码的信任是一个傻瓜的天堂和乐土,
或者它是我们可以自由沉浸其中的一种生活态度?

我们的整个人生可能沉浸在一个精神氛围中,目前我们还无从了解这个存在维度。

做个类比:


例如,我们的狗在我们的人类生活中,但是它不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它们经常目睹事件的表象,但是无法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让它们理解其内在意义,虽然在这些事件中它们经常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例如,一直狗咬了一个挑逗它的男孩,他的父亲要求赔偿。

在谈判的每个步骤,狗可能都在现场,也看到支付的钱,但对它来说的全部意义就是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它在它的狗的自然生活中永远不能了解。

现在,我们将目光从狗的生活转到人的生活。

在狗的生活中,我们看到了狗看不见的世界,因为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中。

在人的生活中,虽然我们只看到我们的世界和其中的狗的世界,

但是可能有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包围着这两个世界,我们看不见这个世界,

如同狗看不见我们的世界一样。

而相信那个广阔世界可能存在是我们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中应该履行的一个基本功能。

如果你拒绝相信,那么你确实是正确的,你的生活将继续。

但是如果你相信,那么你也是正确的,你的生活也会继续,并试图挽救你自己。

你可以通过你的相信或不相信来使两个可能的平行宇宙中的任何一个成真,

但在你做出你的行动以前,两个宇宙都只是也许。


写到这里,在我看来人生是否值得过这个问题取决于在你这个生活者。

如果你屈服于悲观型观点并将得过且过作为这个构想的终结,那么你确实勾
画了一副完全漆黑的景象。

对于你的世界来说,你的行为和你构想的悲观主义契合的天衣无缝。

你对人生的不信任已经消除了你对自己积极行为赋予的任何价值;

不信任已经证明具有预言能力。

但是,另一方面,假设你没有屈服于噩梦型观点,而是坚持相信这个世界不是最终的。

假设你自己找到了一个真正的源泉,不论负面的力量多么密集地扑向你,你的不可征服的主观性被证明能和它们匹敌;

你永远信任能够得到任何被动愉悦所不能带来的美妙快乐。

有了这些条件,现在你的人生难道不值得过吗?

如果人生只带来好天气,不让你的这些更高的能力得以发挥,但其实你的品质足以与之缠斗,

那么人生会是什么样的东西呢?

我们可以说,这个人生是值得过的,因为它从刚刚分析的观点来看,是我们自己造就的。

【深度思考】

人生确实是一场真实的战斗,在战斗中通过获胜获得一些东西,比如个人价值或者经济价值。

它不是私人表演的游戏,人们可以随意走动甚至退出。

既然是真实的战斗,就需要我们善用我们的理想和信念。

我相信我们的本性中最深邃的东西是这种内在人生,在这个心中的无声区域,只有我们的愿意和不愿意、我们的信念陪伴着我们。

如同水通过巨穴的裂缝和缝隙从地下流出并形成泉头一样,我们的所有外在行为和决定的来源在人格的这些朦胧的深处涌现。

这里是我们与事物本质交流的最深入的层次。

因为在这里,可能性,而不是已完成的事实,是我们主动应对的现实,所以信念的本质是相信可能性的存在。

我最后想说的是:不要害怕,如果你们相信人生是值得过的,那么你们的信仰将有助于创立这个事实。

希望这篇文章,能给你一些启发,帮助你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找到自己的节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