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被困在永恒当下的罪魁祸首

【写在之前】


我们的故事还是先从思考几个问题开始,这也是我一直习惯采用的叙事方式。

让我们开始吧。

先思考几个问题:

问题一:生活中的一些领域你能不能试着放弃全视角?

比如,关掉微信朋友圈或者把红点提示关闭(笔者就是这么做的,看见红点不点进去总觉得错过了这个世界的什么精彩大事);

把手机上的微博停用几天,与你的爱豆隔离开来,大家都自我隔离几天;

问题二:你是不是一直在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

你在作选择时候是不是都有这样一个声音: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问题三:你有几个百分之百值得倍赖的朋友?

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哪些方面完全不用考虑了 ?

延伸问题:如果你目前或者将来的另一半极度缺乏安全感,你要如何做才能让他或她与你共同升级?

【细致阅读】

我们大多数人是这样的:

时时刻刻关注身边所有可以被关注的东西,而且非常害怕有什么被自己漏掉的。

没有办法长期集中观察,不能长期深入思考,注意力始终放在周围发生的每件事上。

这样的人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原本可以有过去和将来。

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一个没有前后对比的现在。

英语里面有一句谚语:

Eyes on the side,animals hide.Eyes on the front,animals hunt.

大多数动物像鱼类、昆虫、爬行动物、大部分的鸟类乃至于兔子、马等,它们的眼睛都是长在头部的两侧;

而像灵长类或者一些大型的食肉动物如老虎、狮子,双眼基本上朝着同一个方向,也就是正前方。

我们姑且称那些双眼长在两侧的生物为中低级生物,它们虽然可以同时看到周围的一切,沒有任何盲区,有着更好的周围视野,能够及时发现尤其是身后的威胁,但是他们的注意力也会被这种全视角的观察方式所稀释。

由于沒有机会长期将目光集中在某一处,仔细认真观察任何一点,最终导致它们在进化过程中从未有机会发展出大脑皮层。

当然对于低级生物来说,生存是首要目标,所以这种全视角对于它们未必是坏事。

再说说animals hunt:

两只眼睛都往前看,周围的视野就非常有限,自然也就无法观察到背后的事情,但这对大型肉食动物老虎、狮子来说并不是一个问题。

因为它们并不需要过分关注背后的事情,作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几乎没有什么生物能够捕食它们,它们只需要集中精力观察前方发生的事情即可,它们具有相当的安全感。

对于我们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能集中注意力,长期深入思考,最终则可能导致被困在永恒的当下。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已经把我们的双眼从侧面进化到了正面,让我们有机会长期关注某一点,并且进化出了大脑皮层。但是有些人毅然决然放弃前方而开启全视角。

我想说的是忍受那些视觉盲区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所有的进步都是放弃了部分安全感才可能获得的。

没错,我们的眼睛当然没有长在两侧,已经失去了全视角的功能,但是现代科技却弥补了这部分的不足,甚至大大补强了这个功能。

你的手机、你的电脑不光能让你看到周围发生的事情,它甚至能让你的视野延伸到千里之外。

看看2020年已经发生又或者即将发生的大事吧,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日环食、东京奥运会、美国总统大选,等等。

这些原本都是我们全视角都看不到的东西,现在则全都近在咫尺。

于是本来有机会集中注意力观察思考的人,又因为害怕错过各种热点新闻,娱乐八卦而重新回到全视角的状态。

而这次当然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追求所谓的不被时代抛弃的安全感 。

不信你看周围有多少人是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的,他们时时刻刻被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吸引。

他们不可能在任何事情上深入长期观察、深入长期思考——这不一定是他们的本性,这只不过是他们自己没有意识到生存这种模式有什么局限——他们就像那些动物一样,就被困在永恒的当下。

这只不过是过分追求安全感的下场,并不是什么造化弄人或者命运捉弄,换言之,不要把这些归咎于命运的安排。

【谈谈我的经历】

我一九九二年出生。

自然没有经历八十年代初我们国家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那是激荡的三十年。

在我已经能够多少懂事儿的时候,算是经历了被互联网搞得天翻地覆的二十年。

从国家改革开放开始至互联网风云二十年,这期间实在是有太多鲜活的例子,异常惨烈地证明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是怎样将一批又一批,甚至一代又一代的人困得其实生不如死。

处心积虑地弄到铁饭碗最终却不得不下岗的,你是否想到了东北工人下岗潮?

不惜调用两三代人的积蓄,以远远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负债买个不动产成为房奴的,你是否想到了当下的年轻人?

太普遍了。

放弃小城镇里安逸的生活,违背父母安排工作的意愿,丟掉原来体制内的铁饭碗,这些都是为了放弃安全感迈出的重要一步。

打破原有的惯性不容易,哪怕在外人看来的一小步,对于执行的人来说都是一大步。

来到大城市,舍去了安逸闲暇,你可能換来的是更多的资源和机会;

违背了父母的意愿,承受了暂时的压力,你可能也学会了如何承担自己的责任。

我在这里并不主张大家要冒险。冒险本身并不是追求成功的好方式。

请注意,回到之前的措辞: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肯定会把自己困在永恒的当下。

【深度思考】

我们必须放弃一部分安全感,才能深入长期地观察、思考。

又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看,那些放弃了部分安全感的人,有更多的深入长期的思考,他们怎么可能没办法补全主动放弃的那一小部分安全感呢?

他们当然有办法:他们不孤立的行动,他们选择与他人合作。

更深入来看,是那些勇于放弃部分安全感的人,在不断地用他们的脑力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

而历史上常常出现聚众屠杀那些对人类有巨大贡献者的情况(布鲁诺、哥白尼)。

本质上来看,总是因为绝大多数不肯放弃一点点安全感的家伙们被引发了深深恐惧的结果。

是的,他们害怕了。

什么是大恶?

所谓的大恶常常竟然只是乌合之众出于自我安全的考虑——动物都是这样的,有时候狗咬人不是因为它们凶狠,而是因为它们恐惧。

深刻理解安全感的本质真的很重要,因为它决定了很多其它在社会中生存的基本观念。

需要进一步深入的话题很多,需要更新的观念同样很多。

这一次我们只讨论基于安全感的合作与信任的本质:

合作是什么?

合作的本质其实是大家各自放弃一小部分安全感,并把那一部分安全感交由合作方来保障。

信任是什么?

信任是相信对方不会利用自己主动放弃的那一部分安全感。

人类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分工合作。看看我们周围的商品,几乎没有几个不是合作分工的产物。

万一对方不靠谱怎么办?

万一对方背叛我怎么办?

万一对方……

只要你愿意,这样的问题列出几十条都没有问题。

不愿意放弃这部分安全感,也就意味着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小心谨慎固然没有错,但是不要因此阻碍了自己的深入思考,有的时候背对着对方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所谓的缺乏安全感,其实就是不相信他人竟然可以不利用自己放弃的那一部分安全感,所以只能自己去搞定百分之百的安全——这真是令人心力交瘁的状态,不是吗?

如果你已经知道人们缺乏安全感的根源究竟是什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条建议是正确的:

不要与缺乏安全感的人合作——因为他们的世界里,实际上不可能有真正的合作关系。

进而,我们甚至可以重新定义什么是勇敢——什么是最大的勇敢?

最大的勇敢很可能就是有些人在即便孑然一身的情况下竟然还勇于放弃部分安全感。

所以你会发现,那些少数有大智慧的人,在乎的事情真的很少,害怕的事情也真的不多。

让我们来重新解读一下大智若愚:

那大智更像是结果,不像是原因;而若愚才是更像是原因,不像是结果。

细心观察周围那些拥有大智慧的人,就会发现他们可能在某些方面压根就是白痴。

他们真的是白痴吗?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在某些领域放弃当个聪明人,则恰恰可能是他们主动选择的结果?

以他们的智商和能力,其实在任何一个领域做到优秀应该都不困难。但是如果不放弃这部分的投入,他们可能也就不能在自己的领域做到顶尖。

注意力有限,在什么方面选择若愚,可能就决定了哪些方面可能产生大智。

【笃定践行】

文章到这里就快要结束了。

是不是也应该产生了自己的思考?

若事实真的如此,尝试着主动放弃一些安全感,其实不用放弃很多,也不应该放弃很多,实际上只要放弃一点点已经足够。

记住百分之百的安全,带来的是百分之百的束缚。

进步的前提是你敢于迈出第一步,而不是总在担心,自己这一步迈得漂不漂亮。

你的时间和注意力转瞬即逝,尽量不要把它们浪费在迅速贬值的信息上。

许多时候,父母的期望是最大的枷锁。其实体现为:真正的枷锁是顺从父母给你带来的安全感。

关于读书,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应用读到的知识,改善自己的生活。

聚焦技术与人文,分享干货,共同成长
更多内容请关注“数据与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