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为伴

当我坐在书桌前,收到快递刚刚寄来的书,我把它轻轻的放在桌上。

如果在阅读时有消息来,我就加个书签,把书自然的合上。

聊天结束以后,如果我把书遗忘,我就让它呆在那里。

有时读的开心,我就把它带到床上,兴之所至那就继续读了下去,索然无味就把它放在枕旁。

这是一种使书籍任其所在的自然方法。

这样做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一种杂乱无章的美丽。

一本专业类的书籍,也许和一本哲学类的书籍放在一起。

一本搞笑的书籍,也许和厚重的历史类书籍并立。

虽杂乱无章阅读却相当便当,用这种方法就是在厕所也能增长知识。

阅读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高尚的事情,无需斋戒、焚香、沐浴、更衣、祭神。

如今的时代,收集书籍的方法似乎也变得简单了。

一键mark、一键下单,五尺高的书架塞得满满。

女人的美,是她们予人一种莫名其妙又遍寻不着的耐人寻味。

而书架的美,在于你觉得阅读了遍,某一天还是会有尘封已久的书出现。

读一个人的作品,不应该有我需要去阅读了这种感觉。

应该去读心悦诚服的东西。

他们吸引我的地方在于相近的观念,亦或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体验。

强逼自己读书无论哪一本是没有用的。

自寻其兴趣所在的灵魂,而后其作品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人的一生,要走多少路,才能确定前行的方向;

在路上要遇到多少人,才能知道与谁同行。

我们的路已经在脚下,我们的伙伴就在身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